第二千五百六十章 憋屈的妖后二人組(下)


    看到羲和這么強硬。

     ‘朝堂’的眾人,當場就炸開了鍋,吵做了一團。

     “你怎么看?”李二轉過頭,望著角落里的葉修問道。

     葉修攤了攤手,道:“站著看唄,要不然還能怎樣?”

     “葉王,這關乎人族存亡,請你嚴肅一點。”一個垂暮的老者厲聲道。

     “你是誰?”葉修錯愕的道。

     “老朽乃是陛下的叔公…”老者挺拔起胸膛道。

     葉修‘哦?’了一聲,笑呵呵的,道:“那敢問這位皇什么的叔公,你準備,怎么解決這件事。”聽到他那句‘皇什么的叔公’時,老者的臉色也黑了下來,直言不諱的,道:“倘若妖后所言,真的是關乎人族存亡,交出一兩個人換億萬子民的安危,有何不可。

     ”

     又一個人間極品,老圣母?

     葉修笑了笑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 ‘老者’的話音一落,朝堂上,頓時就有半數的人聲援起來,還攥著【八尺鎮獸塔】的南宮靜,臉色也逐漸冷了下來。

     看到這一幕,羲和的眼中也不自覺的露出了笑意。

     有些挑釁的看向李二:“人皇,這是眾望所歸啊。”

     李二也不理她,而是望著眾人淡淡的,道:“誰贊成,還有誰反對…”

     “都表態吧。”只見他抬起眼皮:“長孫,你負責記錄。”

     “是,陛下。”長孫無忌點了點頭,直接將紙、筆拿出來,望著這些同僚,心里也很無語。

     這些人是尸位素餐得太久,腦子都不行了。

     羲和不清楚【地書】跟葉修的重要性,你們這些朝堂的人也不清楚?

     還是說,只是單純想將他們排擠出去,好讓你們的后輩上位?

     也不掂量一下,你們這些人,能跟他們比么。

     他們兩,一個鎮壓著【圣唐】的氣運,一個有滔天之功,身邊還有一個合脈護道,又豈是區區一個羲和能撼動的?

     一葉障目啊,長孫無忌暗自感嘆。

     “我同意交人…”那個‘皇叔公’率先開口道。

 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 “同意。”

     唰!

     瞬間就有三分之一的朝臣,同意將【地書】交出去。

     至于葉修。

     既然羲和都算了,他們自然也不會沒事找事……最重要的是,旁邊有一個‘合脈’強者在虎視眈眈,要不然,估計連葉修都不能幸免,【山河社稷圖】見狀,換了一張的妖臉,頓時也樂開了花,望著羲和,道:“

     妖后,這應該是,十拿九穩了吧。”

     羲和點了點頭,淡淡的,道:“這就是人族的弊端。”

     “什么弊端?”【山河社稷圖】一臉茫然的道。

     “太過于迂腐,就連‘人皇’,也會受到他們的掣肘,這在我【妖庭】,是絕不可能發生的,帝俊一句話,誰敢質疑?”羲和抬了抬眼皮,傲然的道。

     【山河社稷圖】想了想。

     好像是這樣。

     一群廢物,竟然能掣肘人皇,它都覺得很奇怪。

     “瑯…琊王,我們不贊同嗎?”李承乾傳音問道。林淵磕著眼皮,平靜的回,道:“大皇子若是想被廢黜,可以試試看,就連仙、佛都動不了的人,區區一個妖婦,真以為抱著一個消息,就能讓陛下妥協,未免也

     太過異想天開了,等著吧,這些贊同的人很快就會被收拾。”

     “【地書】,有那么重要?”李承乾張了張嘴,一臉呆滯,在他看來,雖然羲和不動葉修了,可要是能剪除他的羽翼,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。林淵撇了他一眼,似乎有些感慨,這個‘大皇子’不堪造就啊,然而,兩人現在是一條船的人,他也只能耐心的解釋,道:“姑且不說,【地書】要鎮壓氣運,就算

     沒有這件事,僅憑它是葉修的人,陛下就不會動。”

     沒有了林淵、李承乾跟長孫無忌等人支持,‘皇叔公’這邊,連三成的人都不到,看到沒人站出來后,李二才淡淡的,道:“還有人贊成嗎?”

     朝堂寂靜。

     所有人都不吭聲。

     而‘皇叔公’一系的人,則是茫然的望向林淵。整個【長安城】誰不知道,‘林’家跟葉修是死仇,可現在,他竟然沒有站出來,還沒等他們想清楚是怎么回事,就聽見李二淡淡的,道:“欽封【地書】,為鎮運

     將軍,從二品,每年領八百擔俸祿。”

     “??”

     欽封?

     還鎮運將軍…

     那些贊成的人,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 羲和跟【山河社稷圖】,臉上的笑容更是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 “這么說,‘人皇’是不打算,聽本后的這個消息了?”羲和陰沉著臉道。

     李二剛想開口,就聽見葉修嫌棄的,道:“我還以為,是什么消息呢。”

     “你知道?”李二驚喜的笑道。

     羲和猛然轉過頭。

     一臉不安的望著他。

     葉修‘嗯…’了一聲,道:“就是【靈山】的那個老禿驢,研究出,人族還有很多的氣運,留在了一個叫仙周的遺跡中,說現在的【圣唐】只是一、兩成而已,只要它們拿到那幾個青銅巨鼎,就能弄一個皇朝出來,將【圣唐】的氣運吸走,順便還可以將外面的天地晉升,如此一來

     ,就不怕合脈境了。”

     ‘朝堂’上,瞬間沸騰了。

     而羲和,則是當場就傻眼了,這可是她費盡了不少心思,才從一個【妖庭】遺臣手上,買回來的消息。

     卻不想這個人族小子,竟然輕而易舉就打探出來了。

     “你…在【仙庭】,有自己人?”羲和凝聲問道。

     葉修點頭,一本正經的,道:“那個天帝,就是我的馬仔。”

     羲和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看到羲和吃癟,可以斷定,這就是她要說的那個消息,李二也放聲笑起來,道:“妖后,你這消息,怕是換不了人了啊,不知道還有沒有其它的。”

     “至于你們。”李二轉頭望過去。

     那些‘贊同’交人的人,當場就麻了,一個個臉色慘白。

     就連皇叔公,雙腿也開始哆嗦起來。

     “長孫,名單上的所有人,全部貶三品,若是有皇親,那就交給宗仙府。”李二想了想,直接宣布道。

     “這次完了…”皇叔公‘砰’的一聲就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 一臉絕望。

     甚至還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 而李承乾,則是一臉慶幸,望著林淵偷偷擦了擦汗水,道:“瑯琊王,幸虧有你,要不然本皇子恐怕也要完了。”

     林淵點了點頭,諄諄教誨,道:“皇子記住了,想要對付并肩王,就不能操之過急,必須腳踏實地算準再動手,否則,只要一步走錯了,我們將會萬劫不復。”

     “孤,受教了。”李承乾凝聲道。……